武汉公交车一乘客体温38度引恐慌:系额温枪故障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纪检部门点评:陈祥荣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日前,扬州市委组织部公布消息称,为着力发现掌握、提拔使用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表现突出的优秀干部,经研究,拟任郑瑞强为苏北人民医院副院长。

法院认为,被告人陈祥荣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陈祥荣在纪检监察机关对其进行审查调查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具有自首情节,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认罪认罚,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宣判后,陈祥荣当庭表示不上诉。

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少给我扯这些淡。少些感染,少些死人,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谁试图忽悠公众,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都是别有用心。

在疫情初期,郑瑞强除了要负责肺科医院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方案之外,另外一个任务是作为专家组成员不定期前往定点医院巡查,筛选出危重症患者,提高救治的精准和成功率,有时候,他还需要带头去做插管等一些高风险手术。

大年二十九,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他直言过程周折。

澎湃新闻注意到,1971年11月出生的郑瑞强,现任位于江苏扬州的苏北人民医院重症重症医学科主任。

在郑瑞强到达武汉的同时,另外三位收到国家卫健委通知的专家也分别从全国各地赶往武汉。抵汉后,郑瑞强被安排至武汉市肺科医院坐镇ICU,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的三家收治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

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去年9月26日发布消息:经查,陈祥荣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党性原则,与他人串供、转移涉案物品,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违规享受临时周转住房;隐瞒不报本人及家属以他人名义持有的大额股票情况;利用职权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收益;道德败坏,生活糜烂;与私营企业主勾肩搭背,大搞权钱交易,在企业上市、土地出让、房产开发等方面为他人谋利,非法收受巨额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