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局:国际航班每周不超134班 保障海外公民需求


而伦巴第则采取了一种更保守的防疫方式。到3月20日,意大利施行最严厉封锁的前一天,该大区实际检测人数只有维内托的一半,并且不检测无症感染者,在追踪病例、家庭隔离和监测上的资源投入也非常有限。伦巴第的防疫思路是“以病人为中心”,维内托的政策则是针对性很强的“以社区防疫为中心” 的传染病流行防控模式。

为有效加强疫情防控,哥政府28日紧急颁布两项特别法案,加强限制疫情期间的公共卫生行为以及人员车辆出行,违禁者将面临高额罚款以及扣除驾照分数的惩罚,这两项特别法案将于29日正式生效。

对此,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关键并不是纠结于具体的“群体免疫”所需比例,而是“如果人群中有存在免疫的人,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会变得比较小。免疫人群越多,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

吴杰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针对意大利疫情重症率高的情况,中国专家组开出的“药方”也是“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避免患者慢慢发展成重症,造成恶性循环。

当地时间20日下午,哥斯达黎加卫生部发布公报,确认新增2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全国累计病例突破100例,达113例,其中6人住院,2人为重症。此外,哥卫生部确认出现第2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患者为1名87岁的老人。

疫情之初,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帮助。但法国和德国政府却发布了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令,其他欧洲国家也未回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域外的俄罗斯、美国、南非等处,寻求获得急需物资。

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教授古塔普领衔的团队在3月24日发布的论文中指出,“群体免疫”的实现可能助推了意大利疫情“拐点”的到来。

哥斯达黎加是中美洲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排名第二的国家,仅次于巴拿马。

3月25日,一架中国东方航空包机飞抵意大利米兰。这是自3月12日以来中国派往意大利的第三支医疗队和第四批援助物资。除中国外,古巴、阿尔巴尼亚的医护人员也于近期抵达伦巴第大区,投身防疫工作。

意大利卫生部表示,目前政府实施的全部封锁和限制措施,还将至少持续到4月12日复活节。意大利大区及自治区事务部长博恰也公开表示,现在谈论学校和工厂重新开放的话题是不适当且不负责任的。